水手服概論:(6.5)制服為何會與色情連結(下)

大家好!《水手服概論》系列終於挺進到第6.5集了。

這集將延續第6集「從1980年代的日本社會現象,研究水手服為何成為情色符碼」的主題,而在第7、8集分析日本AV產業的水手服元素,第9、10集則從動漫產業來分析水手服,最後的結語,則是「從日本AV、動漫兩大次文化的侵略,水手服終於成為全球化的戀物癖象徵」。

請大家多多期待(會有人期待嗎?)。開始之前,先來個【前情提要】:

在第6集中,我們從篠山紀信、荒木經惟、米原康正三位著名的變態情色攝影大師,回顧了1970年代末期~1990年代初期的日本社會中,情色文化的傳播過程(注意篠山和荒木的論爭)。簡單地說,隨者這幾位攝影大師的作品受到歡迎,代表日本社會在這段期間內,「性」從一種「受壓抑、不好的東西」,逐漸變成「健康的性感、尋求解放」的意味。

然而,這樣的情色文化,又是如何和「制服」扯上關係的呢?這就是本集要探討的主題。還是要先放好圖!但……底下這張圖除了「超棒的啦」之外,不知道各位宅宅會不會覺得有哪裡怪怪的?

p236251140-1

HKT48的菅本裕子(我被這系列圖俘虜了……),請大家多多支持她!

是的,就是你想的那樣!大概除了日本之外,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個地方,社會大眾可以對於「用這種眼光看待女學生」習以為常的。

【什麼!?戀童癖大國】

如果台灣有任何雜誌敢拍這種照片──現役女高中生解開制服、露出內衣──相信一定會受到偉大的嗯吸吸(NCC)關切,然後一堆學生家長會投書說這個社會沈淪了。嗯吸吸連「殺很大」的瑤瑤都無法容忍,這種行為想必也在他們的扼殺名單之中。

這也是宅王之王岡田斗司夫在《阿宅,你已經死了》所說,在日本無論是八卦雜誌、漫畫雜誌、綜合性雜誌……封面上占最大空間的都是「泳裝模特兒」的畫面,(以漫畫周刊來說)「決定雜誌銷售量的,不是漫畫品質的好壞,是能不能找來更多十五、六歲的美少女賣肉獻身拍寫真來當封面!」

岡田表示,如果一個完全不了解日本的外國人,直接走進東京的便利商店裡,看到陳列架上的雜誌,肯定會覺得這裡是個「戀童癖大國」。

嗯……畢竟連《周刊Playboy》裡面都可以出現「H罩杯女國中生」的泳裝寫真了……

p236251140-2

1996年生,現役女國中生的泳裝寫真……(順便請大家多多支持 青山裕企 大師的攝影作品)

不管什麼雜誌,都是美少女泳裝當封面。然而,日本社會中這股「美少女風潮」其實並非長久發展而成,而是從1980年代開始突然發生的大轉變。舉例來說,70年代的少年漫畫雜誌,封面大多是太空船、戰車、戰艦、棒球、科幻……等非常男人浪漫的素材。

然而1980年代開始,好像全日本突然都愛上美少女一樣,岡田斗司夫說,「每本雜誌的封面都是穿著泳裝的美少女拚命賣肉給人看,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恥的。日本也因此變成了一個很詭異的國家。」

(附帶一提,我是不會批判這種文化,說它是「歪風」「社會沈淪」什麼的,基本上對此風潮是暗爽在心裡……)

===底下是 大叔的碎碎念===
再附帶一提,岡田以及創辦動畫公司Gainax的夥伴們:庵野秀明、貞本義行、赤井孝美等人,身為日本第一代的阿宅、科幻迷,對於沉迷的事物有一種追根究柢的精神,例如一有人說:「身為科幻迷,不看過這本小說是不行的!」他們就會去找來看,而就算沒有日文翻譯本,就自己查字典想辦法看懂原文書。

此外,他們還有「看過100本科幻小說就算是科幻宅了嗎?」「不夠,起碼要500本吧!」若沒有做到這種程度的精神,是不配自稱「阿宅」的。也因此,岡田對於現在「只要是喜歡美少女、嘴裡說『好萌啊~』」就被當成阿宅的世界,感到有點絕望。

Gainax製作的《海底兩萬浬》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《美少女夢工廠》害我不淺,我也非常喜歡這群阿宅的精神,因此試著把它用在《水手服概論》的寫作上。
===大叔的碎碎念 結束===

p236251140-3

許多雜誌用「美少女泳裝寫真」當做封面,其實是一件有點奇怪的事情。然而,這也是1980年代以後才極速轉向的改變……

【日本,是1980年以後才開始想色色的事啦】

好了!話說回來。1980年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讓全日本突然變成戀童癖大國的呢?底下就是我找到的答案。

在第6集中說到的,篠山紀信、荒木經惟的情色攝影作品(以及盜攝、搭訕寫真風潮)雖然日漸普及,但在80年代初仍然屬於很小眾的文化。只要不接觸到這些媒介,社會大眾對於年輕女性的觀感還是可以維持在傳統的「賢妻良母預備軍」。

不過根據《次文化神話解體》(サブカルチャー神話解体),1980年代初期,「性」突然在日本的大眾傳播中變得「日常化」且「現實化」。一般民眾收看的電視節目裡,可以讓許多女性談論性事;許多女性雜誌開始有露骨的性愛記事;就連漫畫裡對於性愛的描寫也大幅增加(例如柴門文的《東京愛情故事》《愛情白皮書》都是如此)。而帶起這股風潮的,是社會下層結構裡的「情色產業大爆炸」。

以國中生都能理解的話來說,意思就是──「日本是情色大國」的這個刻板印象,其實只有30年的歷史(他媽的竟然比我的壽命還短),70年代以前的日本是很純樸的啦。

p236251140-4

只不過2010年代的現在,就連大阪市長也難逃cosplay的魔力……

連日本民眾最支持當首相的政治明星,都逃不過「制服誘惑」啊!
橋下徹 對媒體承認自己喜歡cosplay,在這個八卦曝光之後,
他挖苦自己說:「以後不能再叫女兒『快去穿制服』了啊……」

【情色產業蓬勃發展,大眾媒體拚命報導】

社會評論家宮台真司說,「1981年,是性風俗產業的大爆發(big bang)而值得被永久記錄的一年。」這年,京都開設了第一家「不穿內褲喫茶店」,在年底之前,這個「不穿內褲」風潮由西日本橫掃到東日本,東京歌舞伎町從此變成色情行業聚集的地方。當時收視率超高的綜藝節目,竟然報導了東京的「不穿內褲喫茶店」在新開幕時排隊超過1公里的異常現象。

隨著主持人半開玩笑式的「這有病吧!?」的流行語,過去那些沒接觸的情色產業的學生、上班族,開始在大眾傳播媒體上接觸,逐漸形成一股「這其實滿平常」的一般化現象。

而到了1983年,這種新型態的色情行業廠商數(我靠,這是怎麼統計出來的?)達到了1406家,一年內成長了2倍;一夜情俱樂部則由前一年的182家,極速成長到379家;色情按摩則從146家成長到279家。

p236251140-5

(維基百科上「不穿內褲喫茶店」的資料圖片)

而對應「情色產業大爆炸」的,就是許多普通女大學生、專校生開始加入這個產業,成為性工作者。過去當酒店小姐是需要一定的專業(或者一定的苦衷),但在這個時期,許多無經驗、無技術,甚至和父母同住的「一般素人」女大學生都投入色情行業,甚至在白天工作的也有。酒店小姐「專業/業餘」的界線完全模糊化了。

1983年,富士電視台的節目「All Night Fuji」(オールナイトフジ)開播,大量採用「現役女大學生」來當主持人,介紹讓人害羞的AV作品,以及探訪情色行業等等。一方面捧紅了這些主持人,形成社會上一股「女大學生風潮」;另一方面也讓過去總是不欲人知的酒店小姐,開始堂堂地登上電視節目,成為「風俗產業偶像明星」。

說到1980年代「風俗產業偶像化」這回事,不禁也想到2010年代的AV女優偶像團體──惠比壽麝香葡萄。

有些寫真偶像不紅而乾脆下海拍AV,例如希志あいの,結果當AV女優之後反而出唱片、拍MV、上電視節目,比當寫真偶像的時候還紅……

p236251140-7

(2010年代重複1980年代的歷史,太陽底下真沒新鮮事。)

【電視、雜誌都在報導色色的事,「性」的門檻就降低了】

1980年代剛開始的幾年內,無論是電視節目、情報雜誌、甚至是寫真作品(篠山、荒木)的大流行,都和「性」「情色」脫離不了關係。隨著泡沫經濟所發生的「情色產業大爆炸」,讓日本社會大眾對於性的接受度大增。

1984年,少女雜誌《Popteen》《辣妹生活》(GAL’s Life)因為刊載了許多過於露骨的性愛體驗、性愛技巧,而鬧上了國會。議員在國會中大喊「這根本是性慾雜誌!」而大舉糾彈,《辣妹生活》最後被迫停刊,而《Popteen》之後也轉向成為少女流行服裝的雜誌。

p236251140-8

1980年4月號、10月號的《辣妹生活》雜誌,可惜找不到1984年的「過激」
隨著電視、雜誌等大眾傳播媒體廣泛地報導「女大學生投入色情行業」的現象(內容也許半真半假),就算真正的女大學生大呼「我們才不是這樣」,但已經確實造成了社會觀感中「性的門檻」的低落。70年代以前,對於女性賣春那種「悲慘的、應該隱藏的醜聞」心態,逐漸變成了「好像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」的日常現象。

終於,日本政府對於「情色產業大爆炸」再也無法忍受,而在1984年開啟了《風俗營業法》的修正案,目的在於淨化色情產業的環境。《新風俗營業法》在1985實施,過去「個人工作室」型的色情按摩店等等被掃蕩一空,大型酒店誕生。然而,新法卻也很不幸地造成惡性循環,導致許多比女大學生更年輕的「女高中生、國中生」也被牽連進入情色產業。

【十幾歲的少女,開始被牽連進入色情行業】

1985年,是「電話交友俱樂部」(テレフォンクラブ,telephone club)誕生的一年。為了逃避《新風俗營業法》的漏洞(不許青少年進入色情營業場所),打造這種「男來店、女來電」的經營模式(這也算是經營模式吧,囧)。

這也是許多宅宅在日本電影或漫畫中看過的情節──援交少女在公用電話亭(或者手機)撥電話進去,線路就會接通到在店內等待的男性,然後雙方會聊個幾分鐘:

「你今年幾歲啊?」
「現在在幹嘛,想不想出來見個面啊?」
「吃飯要3萬喔,不包括上床。」
「沒關係見面再說……」等等。

p236251140-9

我記得《麻辣教師GTO》裡面,有一段是女主角之一的相澤雅故意打電話進去,聽到裡面的大叔說「我住在埼玉,今年45歲……」之後,對著電話筒說:「爸爸!?」這個橋段。也許這個「爸爸買春買到女兒」的現象,在當時真的發生過也不一定。

「電話交友俱樂部」這項革命性的發展,讓小女生只要有一個電話號碼、一支B.B. Call(更,這是大叔才知道的東西)或一支手機,毋須經驗、技術就可以投入色情行業。最初也許只是「叔叔只是想和你吃個飯,1萬(日圓)怎樣?」或是「給你2萬圓,你只要陪我逛街就好」,不包括性交易的「援助交際」形式,但在金錢的誘惑之下,許多女孩子最後還是走向了肉體交易。

少女賣春的時薪達到5000~8000日圓,工作一天就能賺5萬日圓,每個月做10天就能賺50萬。比一般上班族賺得還輕鬆……

根據日經新聞的統計(資料來源),高級精品在日本的市場規模,於1996年達到1兆9000億日圓的高峰。2011年卻已經縮小至7700億日元,由於市場縮小,義大利品牌Versace撤出日本市場,Gucci也關閉了銀座百貨商場的零售店(精品都往中國跑了)。

1990年代中期、那個史無前例的泡沫經濟繁榮期,日本連高中女生都拎著LV包,用Chanel的化妝品。

p236251140-10

【物質上的富足,並沒有帶來精神上的富足】

泡沫經濟的繁榮之下,正如村上春樹所說:「就算物質豐足了,也未必能帶來精神上的豐足。」這時候的日本,在名牌、名車、Disco舞廳裡迷失了自己。

有錢的男人覺得寂寞,只好用金錢從少女身上找回一點自尊,從少女身上的制服與穿過的內褲,來彌補自己失去的什麼。少女們也覺得寂寞,愈是打電話到交友俱樂部,想要從與人的互動裡探索這個世界,卻愈是在速食的性愛關係裡失去自我。

所有人都寂寞,唯一增加的只有金錢而已──這大概就是那個物欲橫流的泡沫時代,留給我們的教訓吧。

p236251140-11

90年代的日本特產──原味制服、內衣褲專賣店。
包裝裡面裝著的是照片女孩子的內褲……

又到了該收尾的地方……

這篇文章回顧了1980~1990年代,日本的情色文化。色情產業低齡化,大眾傳播媒體的推波助瀾,造成社會對「性的門檻」逐漸降低,電話交友俱樂部、原味制服專賣店、援助交際…這些在泡沫經濟時代衍生出的特殊現象,讓「少女」和「性」夾雜在一起,也讓「水手服」成為了情色的符碼。

也就是這時開始「女學生、制服」開始它們和「性、情色」之間糾纏夾雜的關係,成為一種情色象徵。

下一集中,我們會從日本的AV產業分析,發現「水手服」其實是在1980年後半,才開始成為被廣泛使用的情色元素(在此之前大多是「淫亂豪放女」之類的主題)。

而在漫畫產業中,也是差不多在這個時間點產生了「蘿莉化」的現象,水手服開始在漫畫中大量出現,形成了現在我們熟知的樣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